在中汽联的车库里 我们找到了四辆30年前的三菱

  不仅如此,港京拉力赛上采用三菱Starion的还有香港车手仇伟冠、李念豪等,对于他们而言,“史泰龙”也是值得珍藏的赛场记忆。老赛车自己是会讲故事的。

  看似命运殊途,其实两人后来的生活轨迹都不曾远离过赛车。柳实成为首个完成巴黎-莫斯科-北京赛的中国人,并连续四年夺得全国汽车场地锦标赛冠军。

  实事求是地讲,在一开始,这场比赛的组织仍然有不成熟的一面。比如,长达三千四百公里的总赛段中,由于种种原因,特殊赛段设置得相当少首届冠军、芬兰名将米科拉仅用四小时就完成了全程;比赛中的后勤严重不到位,随行媒体甚至一度断炊。

  至于赴日修炼归来的卢宁军,因为央视对达喀尔拉力赛全方位的报道为全国众多车迷熟知,被誉为“一代车王”。

  1985年,港京拉力赛诞生了。这是中国大陆最早的大型汽车赛事,纵贯大江南北七省,联合二十余部委通力合作,在中国赛车史上有不可磨灭的地位。

  两员老将都依然活跃赛坛,声名远播,但许多人可能不曾想过,他们最初的赛场荣誉的最佳见证,还带着光荣的战损,默默停在通州一个并不起眼的车库里。的确,作为赛场主角的的它们,已经退役了。赛场的科技在升级,规则也不停地在变,B组风云已经寂然,或许有一天S2000也要成为一个历史名词。但作为一辆车,它们还没有到退役的年龄,应该有更好的机会,将它们展示在公众面前,最好能重新发动,在沙石路面上跑起来。

  60岁的卢宁军和柳实,以及30岁的三菱Starion,真可以说是“正青春”呢。

  只恨Starion这样充满匠心的好赛车生也晚,虽然做到了比奥迪Quattro还轻,前后配重也更加优化,但没有Quattro扬名立万、制霸赛场的好命。在它还没有取得国际汽联B组认证的时候,B组因安全问题戛然而止。

  中汽联车库里的两辆明灯版Starion赛车,涂装是不同的:一辆看起来车身整洁,是白底的拉力艺涂装;一辆则稍显陈旧,右侧的引擎盖和一盏头灯还是破损的,但却是正儿八经的黄底555涂装,这可是港京拉力赛上经典中的经典。

  但瑕不掩瑜,港京拉力赛是国人的拉力第一课:对于站满山头的老百姓,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国际性拉力赛事;对于主办方,第一次学到了如何组织一场国际性拉力赛事;而对于卢宁军和柳实,则是第一次尝试了怎样参加一场国际性拉力赛事。同时,港京拉力赛也向全世界展示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全新面貌,其历史意义早已超出了赛车的影响范围。

  而今已是北京人民警察学院副院长、教授级别的柳实,在2016年东川泥石流越野赛上还带着警察车队来战;不过,更让他为人所知的还是一系列新手驾驶教学视频,以及讲解驾驶技巧,宣传交通安全的电视节目。

  不夸张地说,中国赛车的基础,是港京拉力赛打下的,港京拉力赛就是中国赛车的原点。

  这两辆车中,拉力艺涂装的属于柳实车组,实际上本来也是同样的黄底555涂装,但不知何故换成了现在的涂装,后视镜上还残留着555的字样;而保持原貌的,则是卢宁军在1986年拿到全场亚军、N组冠军的功勋赛车,车上仍然涂着卢宁军在1986年使用的车号11号。

  此外,一辆跳灯版的黄底555涂装Starion赛车,可能是张胜培于1987年参赛时的座驾。在第二届港京拉力赛中,仅仅落后于传奇的奥迪Quattro,仅仅落后于传奇的WRC总冠军StigBlomqvist,这是卢宁军的殊荣,是中国赛车的丰碑,也是三菱Starion的荣耀。

  三菱Starion在1982年面世,原始的量产版就是后驱跳灯,充满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风情的设计。经过拉力艺(Ralliart)的改装,跳灯被改成了明灯,使得车头缩短了15厘米,还减轻了一些体重。而更强力的减重,是靠大量使用碳纤维和玻璃纤维套件来完成的。至于四驱传动轴则是从三菱成功的四驱越野车帕杰罗身上移植而来的。

  卢宁军和柳实就是在这一年成为中国大陆首批赛车手的。在今天,我们通常定义赛车手为运动员,然而在当时,两人的身份都并非职业运动员,而是警察。

  在1988年,因为种种原因,港京拉力赛暂告一段落。卢宁军退伍了,前往日本《4×4MAGAZINE》学习,靠洗碗挣着生活费,汽联车库里的第四辆Starion,也就是白色跳灯版的那辆,车身上有4×4MAGAZINE的字样,恐怕也正是来源于卢宁军的这一段东瀛学习历程。而柳实依旧在警察学院进行着特种驾驶技战术教学和研究,一晃三十年过去,一身警服至今都还没有脱下。

  中汽联车库里的两辆明灯版Starion赛车,涂装是不同的:一辆看起来车身整洁,是白底的拉力艺涂装;一辆则稍显陈旧,右侧的引擎盖和一盏头灯还是破损的,但却是正儿八经的黄底555涂装,这可是港京拉力赛上经典中的经典。

  我相信,如果能让两位车手再次驾驶,将是对港京拉力赛的最好纪念方式最近88岁的F1名宿斯特林莫斯才刚刚宣布退出公开活动。

  《名车志》杂志唯一官方微信号。技术流派车界风向标,独到视角车圈公知,和汽车有关的任何事情,我们陪你聊到天荒地老。

  我们在中汽联通州基地车库里,找到了四辆三菱Starion赛车,其中有两辆跳灯版是后驱车,两辆明灯版是四轮驱动的“B组车”。但是严格来说,它并不是真正的“疯狂B组”。